愿此处微风依旧

愿此处微风依旧

文/筱风

每年到了这个时候,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动笔写下一点什么。每年生日,身边的人都换了一批,似乎总是这样,一点点地长大,身边可以真正交心的朋友越来越少。每个人都开始变得忙碌,曾经的朋友们都渐渐有了自己的生活,自己的家庭,无论过得好与不好,都开始在这个社会里艰难地摸爬滚打,闲暇时间开始被堆积如山的工作占据。

是啊,现在的我们已经几乎不再谈及梦想了。曾经的孩子,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也开始向现实屈服和妥协,开始走入平庸。

这大概是大多数普通人都会有的人生轨迹,勤勤恳恳地工作,然后老去,退休,牵着伴侣的手在夕阳西下的公园里散步。梦想变成回忆,变成寄托在下一辈身上的赌注。已经是第九年了,明年是我...

黑洞

幽谷独行,坠入洞中,
漆黑色。
在苏格拉底的餐桌前,
咀嚼真理,思想以及语言的荒芜,
拂尘一晃,便醍醐灌顶,
本心清明。
窗外白色的,是雾气或是炊烟,
我们笑谈思想的沙丘,
今天又矮了一点点,
太阳和月亮都追不上,
洞中没有光,
每个人都披着雾气赛跑,
高个子的变矮,
矮个子静悄悄长高。
最后一次相见的时候,
各自都心怀山涧,若有光。

筱风
2017.06.25

晨之景

从哪里开始流淌的阳光,
如今,又要往何处去。
鸟叫声穿过廊下的庭院,
和那上了年纪的屋檐,
仍未停下。
屋中人的心与鸟的心相同,
都早已按捺不住,
拎起笔杆作镐头,
在夜晚来临之前,把思想的土地翻新,
成为截然不同的生命。
万事万物都要在日光之下,
全然相同却全然不同地,
融汇进生活的河流中。

筱风 2017/03/27

自由

9用雙腳感受土地的人,

並非詩人,卻比詩人更真。
筆耕之上,
還有跋山涉水,風餐露宿。

好將新鮮的詩句,從溪流中撈起,
在榕樹下曬干。筆頭沾起野花的,
低眉淺笑,應和那泉水叮咚,
魚群擺尾。

倘若到了詩與遠方,
帶著這世間所有的驕傲,與榮光,
及那些樸素,而莊重的情感。

你一定要自由,快樂和幸福。

哪怕朝九晚五,洗碗晾衣,
你都要活得像個孩子,
有明亮的眼睛,澄澈的心。
莫要相信,
生活的另一面依舊是生活,
自由的兩面都是空虛的玩笑。

一呼一吸,一吸一呼。
而你只差那當頭的一棒,
止了木魚,斷了念珠。

筱風
2016.05.04

無心

銀色的月光,
妳在為誰而歌。
輕緩地,柔和地和那悠遠,
又閃閃爍爍的漁船燈火,
深情對視。

妳多愁善感,
妳目光漣漣,
你看見,
麵包在木桌前面被啃完,
劣質香煙熏得面瘦饑黃。
生活總比夜晚沉重,
但,
筆止於紙,念止於心。
一切世間的虛妄,疾苦和幸福
皆是無心。

或虛或實,亦真亦幻,
生活總有兩條鐵軌,兩般面孔。
月色啊,你用薄雲掩面,
是不忍妄語嗎?

筱風
2016.05.03

怀抱赤子之心的孤独

怀抱赤子之心的孤独


/筱风

【1】

望着窗外这个渐渐入睡的城市,手里捧着去年的日记本,心中多少有些感叹。

站在“现在”这个点上,回望过去的我,想来大概就是彻底的一个伪文青的形象,写些零碎的文字,摆在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注意的地方,自己在心底里暗自欣喜,颇有几分“孤芳自赏”的清高。即使在如今看来,彼时所作的一切,今日都不堪入目,仍旧为了自己曾有过的经历及回忆而感到庆幸。

这是我曾经走过的道路,也是一颗赤子之心的孤独,短短的一瞬间忽然明白,其实初学者的写作虽然稚嫩不堪,却也有难能可贵的好,那便是一颗洁净无尘的心灵。在未经历过任何机杼敲打和梳理之下流淌出的情感,这大概是拥有过...

我所钟爱的生活

我所钟爱的生活

文/筱风

从前一天晚上开始,窗外的雨一直下着,屋子里溢满了雨后独有的,青草和泥土的香味。我坐在屋子里,看着天气预报中的暴雨预警信号升级又降级。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洗刷过,很清凉。这个夏天,陪伴着我的,不仅有这些突如其来的雨水,也有温和的风,它们从不轻佻,不去亵渎自然界中的花草,和生活在其中的人。

在很多的时候,我都情愿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,独自看书或是写作,直到暮色悄悄然降临,我还在写,夜晚的空间是宁静而安逸的,在看不见星星也并不诗意的夜空下,我仍可以坐在这里兴奋地敲着键盘,写下这些文字。虽然我不知道,有什么人会读到它们,它们又将有什么样的际遇。未来的一切总是这样,隐隐...

[转]如你在远方

如你在远方

文/许达然

此地阳光恹恹,此地氛围溷溷。你已疲惫,窒息于此地的世俗、喧嚷与愚昧。向往远方,你将去,悄然远离此地。 
远方有海,有山与林,远方总是飘扬着你的梦。 
如你在远方,你独立在传统的影子外,阳光染你,山岳拱你,树林托你;你呼吸五羁,毛孔舒逸。 
自故乡携忧郁来,你蛰隐在山麓与水溪间,那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小镇。不再哭,甚至珍惜每一声叹息。你欣然活着。 
第一朝醒来,你说:“早安,一切存在。”然后饮一杯清醒自己的露水,然后捶钟,捶醒山林里的鸟兽,捶醒人。然后他们醒来,发现你的存在。笑问你从哪里来,你说你来自远方,那虚伪与贪婪统治的地方,那曾被...

好好生活下去

好好生活下去

文/筱风

最近这一年,我几乎停止写作,生活之于我而言,似乎也是一团乱七八糟的模样,有时看起来好点,稍微出点太阳,大多时候,阴霾将内心塞得密不透风,好似磐石一样的重担,说不清,道不明的,常年占据着我的心口,令人感到烦闷和窒息。


酷夏的炎热,气温高得快要使人融化,无论怎样摇扇子,吃冷饮。我却依然逃离不出这个汗流浃背的夏天。虽然整天呆在开着冷气的空调房里睡觉,发呆,上网,看书。努力将生活尽量过得轻松而简单,却依然有着走不出去的东西。无法背负的,那些沉重的过往,既说不出口,也无从下笔写在纸上,只好任由其伴随着这炎热夏天的高温,慢慢地在心里烂掉。散发出陈年的,老旧的味...

© 筱风 | Powered by LOFTER